启发无数经典时尚的高订大师:布料雕塑家Madame Gres格雷夫人

编辑:凯恩/2018-10-16 20:33

  时至1950年代,Madame Grès的高订事业蒸蒸日上,不仅推出受到印度之旅启发创作的香水“Cabochard by Grès”,更于服装系列中输入异国服饰基因,如卡夫坦长袍大衣(caftans)、尼赫鲁式上衣(Nehru Jacket)、和服(Kimono)、披肩、睡衣套装等等,以新颖的东方服饰剪裁法,创造“Couture Hippie”系列,以罗缎、锦缎、针织羊毛、和一种名为djersakasha的喀什米尔羊毛布料,结合无接缝/胁边(seamless)和斜裁(bias-cut)垂坠技术,赋予高订服装带有东洋风情的全新面貌。

  

  ?

  

  

  #4

  #1

  时尚帝国虽已殒落,却开启后辈创作经典之路

  

  

  硬若石膏的雕塑,与软如丝绸的服装,对Madame Grès而言,是世上所有美丽事物的集合名词,而以布料延展、堆叠出宛若雕塑线条的刻凿痕迹,更是两种艺术领域结合所孕育的结晶,实现在Madame Grès以古罗马和希腊风格为创作灵感的垂坠服饰中,以亲密贴合身体的褶襉和如瀑布般垂挂肩上的披肩,形塑出Madame Grès心中完美女人的样貌。

  “Madame Grès讨厌趋势潮流,她总是将自己放置于『流行』之外。Christian Dior以New Look塑造的新世界观,或是Gabrielle Chanel强调女权的摩登剪裁,和Madame Grès所坚守的美学观点,皆属于完全不同的次元;Madame Grès更着重于向历史取经,并使用前卫大胆的手法进行创作。”

  ?

  

  

  ?

  

  ?

  ?

  从未受过正统服装教育的Madame Grès(原名Germaine émilie Krebs),原本是为对雕塑情有独钟的才华女子,却因父母认为雕塑家这职业“有违其淑女身分”,最终将目光转向时尚界,开始学习立体剪裁,并在一次因缘际会之下,得到向巴黎高级时装工会展示样衣的机会,最终靠其如雕塑般自然流动的特色剪裁,赢得众评审首肯,从而与朋友Juliette Baton共同建立高订品牌“Alix Baton”( Madame Grès在1937年嫁给俄罗斯画家Serge Anatolievitch Czerefkow,并改名为Alix Grès)。

  

  尽管Madame Grès名声不若从前,其揉合古罗马与希腊服饰特色的高订精神,仍为后辈设计师所深深惦记着,也因此促成了2011年于巴黎Musée Bourdelle博物馆举办的回顾展“Madame Grès: Couture at Work”,展示Madame Grès从创作初期到1980年间的80件作品,借由近距离欣赏这些美丽衣裳,让后世得以对Madame Grès有更多了解。

  

  

  Madame Grès的雕塑感服装广受法国上流女伶青睐,好莱坞女星如Marlene Ditrichem与Grace Kelly都是她的忠实客户。然而,Madame Grès的事业并为从此顺遂──1940年,在纳粹占领巴黎期间,Madame Grès与Juliette Baton因撕破脸而离开品牌,而后又被朋友背叛、举发其拥有犹太血统,Madame Grès的丈夫因此只身逃到大溪地,留下Madame Grès独自一人,带着襁褓中的女儿迁徙南法;因身份问题无法前往理发店的Madame Grès裹起了头巾(之后便成为她的形象标志),在异地展开新生活。

  ?

  Madame Grès对高订产业的贡献,让她在1972年成功爬上巴黎高级时装工会的最高位置,当了14年的主席,却因做下错误的商业决定,导致一手拉拔茁壮的品牌面临倒闭危机,并于1986年因缴不出会费而被迫离开巴黎高级时装工会,虽然当时仍有Yves Saint Laurent和Hubert de Givenchy等好友给予财务支持,但Madame Grès的时尚帝国终究敌不过现实的残酷,在1988年春夏服装发表会后,Madame Grès失去了对公司的控制权,属于格雷夫人的时装传奇也就此殒落。

  说到在时装史中大放异彩的大师们,我们总是能掐着指头念出如Christian Dior、Yves Saint Laurent或Hubert de Givenchy等闪闪发亮的名字,倾心于凤凰娱乐(fh03.cc)他们巧手打造的每一套高订礼服,像在吟诵诗歌般地膜拜他们画下的每一张手稿,只因他们的纵横才气已超越世俗凡人,他们设计出来的每件华服,都是值得亲眼见证的经典。

  于颠簸流离的岁月中,展现非凡的爱国精神

  ?

  

  ?

  

  

  如此独特的剪裁手法,打破了法式高订“于合身版型上加上罩裙、并分片缝制”的潜规则,以不裁布、不打版的方式,直接在模特儿或制衣人台上扭转、堆叠、捏塑出服装结构,就如一位雕塑家使用黏土塑造立体物件那般。Madame Grès认为布料拥有自己的个性与灵魂,与其命令它们该做什么,不如尊重其自主性,让其依照自由意愿伸展、在女体上活出最自然的生命型态。

  

  

  然而,时装史中却鲜少提及曾担任巴黎高级时装工会(Fédération de la Haute Couture et de la Mode)14年主席、同样以高订服打响名号的Madame Grès(格雷夫人)──这位曾被凤凰彩票(fh03.cc)《Vogue》主编Diana Vreeland称赞“她的才华为时尚打开另一个世界”的高订大师,以非传统的褶襉工艺、独到的剪裁手法与大胆无畏的突破精神,在百家争鸣的20世纪风尚潮流中开辟一支清流,带着极简主义的透明和创新结构的力道,以“雕塑家”之姿提出对传统制衣技术的温柔叩问,其令人过目难忘的作品不仅启发Azzedine Ala?a、Sophia Kokosalaki、山本耀司等传奇设计师,至今仍然深深影响着时尚界的美学发展,称她为当代经典时尚的启蒙者,一点也不为过。

  “没有外表完美的女人,也没有丑得无可救药的女人──每个女人都拥有属于自己的美。我喜欢让每个女人看起来高贵优雅,具有梦幻的美好身材,腰围纤细、胸部提高,我想让人们对为衣裙覆盖着的身体产生遐想。” – Madame Grès

  

  

  

  

  ?

  Couture Hippie:以斜裁垂坠技法,实践异国服饰的基因转殖

  ?

  1941年,改头换面的Madame Grès回到巴黎,开设自己的高订工作室,当时的纳粹军官都希望Madame Grès能够帮他们的妻子做衣服,但Madame Grès毅然回绝,并以一套红、白、蓝相间的澎裙礼服展现她凤凰彩票(fh03.cc)的爱国精神。当然,她的工作室在这次展示会之后被政府强制关闭了,但事后她在1947年因英勇抵敌而被法国政府授予荣誉骑士勋章,也为这身浪漫澎裙增添更多历史色彩。

  

  #2

  

  策展人Karen van Godtsenhoven借由这番话,带出了Madame Grès无可取代的崇高地位,即便为时装史所淡忘,Madame Grès那份以布料叠加出的法式优雅,仍然活在后辈设计师的一针一线之中。

  

  以雕塑家身分走入时尚界,用希腊美学改写法式高订

  #3

  ?

  

  ?